企业家是民族精英,是国家脊梁,是创造社会财富的重要角色,根据招商银行与贝恩咨询2017年发布的《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我国境内的高净值人士50%的职业为企业家人群。


企业家作为一类特殊的职业群体,一方面是光环、掌声与财富,另一方面是在风险与压力的双重包围下负重前行,甚至有人戏称,在经济周期下行的大环境下,企业家是一种“高危职业”。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企业家人群面临的风险,以及如何用财富管理的方式管理风险。



企业家面临的风险都有哪些?


▎外部风险:企业资产与个人资产的混同


法人制度重要价值之一便是“有限责任”。


股东仅以出资额为限对外承担责任,不会因企业经营过程中不可预期的高风险,而牺牲掉全部身家。正因如此,公司制度的产生极大地促进了财富的创造,激发了市场的活力。


但是凡事均有两面,有很多人形式上利用法人的有限责任优势,实质上却是企业资产与个人资产的严重混同,造成家企不分、资产不明。为了防范这种恶意行为,公司法制度产生了“刺破法人面纱”理论,简言之,由股东个人为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实践中造成企业资产与个人资产混同的常见现象包括:以企业家的个人账户来进行企业资金的往来、用家庭资产对企业进行大量输血、股东以报销的方式获取企业资产等。


近期福建省高院做出的一则案例:“陈金交、佳亿(漳州)纸业有限公司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责任纠纷案(2016)闽民终983号”,便是从法律的角度,对上述这种企业资产与个人资产混同行为的风险预警,案中当事人因财务操作不合规,且无法举证证明公司资产与个人资产的有效隔离,最终判决对公司的债权人承担连带责任。


如果说上述这些混同行为是企业家有意为之,现实中还存在企业家无奈的选择。出于风险控制的要求,金融机构在为企业发放贷款时,通常会要求企业家以其家庭资产为企业的对外融资行为做出担保。


在当前经济周期下行的大背景下,江浙地区部分企业经营不善而破产,曾经的“明星企业家”最终无法保障家人的基本生活需求,可谓是企业资产与个人资产混同的惨痛教训。


▎内部风险:婚姻风险及传承风险


近几年,不断传出上市公司股东“闹离婚”而被分割股权的事件,被媒体称为“天价离婚案”。此外,还有未上市公司的股东在上市过程中,因婚姻关系的不稳定,而影响企业的发展进程,错失上市良机的典型案例。简言之,企业家本身的婚姻风险,由于其身份的特殊性,直接传导至企业,进而将婚姻风险的损失范围扩大。


当前我国一代企业家的平均年龄55岁,正处于代际传承的关键节点,由于企业家的特殊身份,其本身财富的传承也是企业的控制权传承,甚至关涉企业的转型与可持续性。


美国布鲁克林家族企业学院的研究表明,真正从一代传到二代的家族企业不到20%,88%的没能传到第三代,第四代以后还在经营的只有3%。对全世界的企业家来说,如何让家族企业顺利传承,都是个难题。



常用资产隔离方式


▎代持


代持是高净值客户常用的资产持有方式,也就是找机构或者个人代为持有股权、债券等签订协议的行为,通俗来讲,即为“借名”。使用代持的原因可谓多种多样,有客户是出于信息保密的考虑,有客户是为了保持家族企业控制权的稳定性,甚于有客户是出于规避法律法规的目的。


股权是企业主这类高净值客户的核心资产,近几年,关于股权代持的案件持续增多。以规避法律法规或监管政策的代持行为而言,被法律所否定的风险大家心里都有数,仅以合法目的项下的资产代持而言,其存在的风险也是巨大的。


代持的风险一方面来自于代持人,一方面来自于被代持人。


资产置于代持人名下,因为无有效的手段区别和公示代持资产与自有资产,会造成代持资产与代持人自有资产的混淆,这样进一步导致的后果便是无法隔离代持人自身的婚姻风险与债务风险,甚至于代持人发生意外时,会将代持资产归为其遗产。


代持是基于对代持人的信任,但这种信任是出于主观意愿,代持人能否遵循真实所有权人的意愿进行财产的管理与使用没有有效的约束机制,甚至实践中发生许多代持人恶意处置转让代持资产的纠纷,而接受转让资产的第三方因为不知情而成为善意第三人,司法实践通常是保护善意第三人的利益,导致原所有权人只能向代持人索取赔偿的局面。


接受他人委托进行资产代持也存在风险。若真实股东认缴的股本金额过高,但是又没有履行真实的出资义务,在公司出现经营困难而被债权人起诉时,通常会要求代持人履行资本补足的义务,最终导致“善意借名”行为,反而为自身带来债务清偿压力。


基于以上因素的考虑,代持可以作短期资产持有的方式之一,对于长期的财富规划与传承安排需谨慎使用。


▎家族信托


家族传承是各国共同面对的一个课题,如果说我国的第一代企业家在探索家族传承方面尚在起步阶段,西方许多国家已有许多成功的经验。


当许多媒体还在铺天盖地报道国内某明星的离婚风波导致财产巨大损失时,英国的传媒大亨默多克通过家族信托创造了历经多次婚姻但家族财富稳固不倒的传奇;


当许多企业家担忧辛苦创造的财富被后辈挥霍无度时,香港的船王许氏家族通过家族信托对后辈进行了物质的约束;


当许多高净值客户担心在股权转移过程中发生企业的管理震荡时,龙湖集团已通过家族信托平稳地将企业控制权转移至第二代。


我们渐渐发现,在许多超高净值人士的背后都有“信托”的身影,而这产生于英美法系的信托制度,是财富转移与管理的有效法律工具之一。


信托是委托人基于对受托人的信任,将其财产转移至受托人处,由受托人按照委托人的意愿以自己的名义,为受益人的利益或者特定目的,进行管理或者处分的行为。根据胡润百富与中信私人银行联合发布的《2018中国企业家家族传承白皮书》,家族信托规划(57.2%)在家族办公室助力企业家家族传承中排名第一。



代持与家族信托的比较


比较而言,家族信托具有的风险隔离效果有效降低了资产代持存在的法律风险和道德风险。代持是隔离了真实所有权人的风险,但同时卷入了代持人的风险;但是家族信托是肯定了信托财产的独立性,而将原所有人以及名义所有人的风险一律拒之门外。


处于家族信托核心位置的受托人,因法律上的要求,必须履行诚实、信用、谨慎、有效管理的义务,并且具有严格的信息披露要求,家族信托在制度设计上的优势显而易见。家族信托的设立通常惠及家族几代人,是长期财富传承安排的有效方式之一。


每个家族都有其特殊性,正因如此,恰好突显了家族信托的灵活性与包容性,甚至称“信托制度能与人类的想象力相媲美”。信托不应仅为高净值客户服务,对于普通有产者而言,普及信托文化与理念亦有价值。



结论


在创造财富与传承财富的道路上,风险不可避免,不确定性常伴左右,对于企业家而言,重要的是如何管理风险与隔离不同种类的风险,这个过程需要综合运用多种法律工具,结合短期与长期目标。


为满足高净客户全面资产管理与传承的需求,财富管理机构应丰富可供客户选择的金融产品与法律工具,并结合企业家客群的特点进行私人定制,在定性化服务过程中增强与客户的粘性,创造核心竞争力。

640.webp (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