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中美贸易战”开始,相信大家每天都断断续续地被相关消息刷屏。这场战争中的主角——美国,采取何种动作,或多或少会影响到全球市场,进而影响正在进行全球资产配置的高净值人群。

今天,笔者与大家聊聊,除去“中美贸易战”,我们在进行全球资产配置的时候,还应关注美国的哪些动作?面对这些动作,又将面临怎样的机会与挑战?


美国组合拳及其内在逻辑

2017年底,随着减税法案在参议院的通过,美国振兴经济的组合拳——“加息、缩表、减税“已经完全清晰化了。不难看出,所有的这些组合拳政策,都是为了“提高美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促进经济增长,创造数以百万计的工作岗位”,说白了就是为了“拼经济、保增长、促就业”,为美国奠定后QE时代的经济增长基础。

美国的“QE后遗症”

说到美国今天的政策,必须回顾一下2008年的那场史无前例的全球金融危机。一个又一个的金融巨头、房地产巨头、汽车巨头因金融危机而破产,美联储一次又一次地到处救火,最后还是救不过来,连续4轮QE,最终实际承担了“最终借款人”的身份,通过降息到0和持续购买美国国债、抵押支持债券(Mortgage-backed Security, MBS),终于稳定住了市场信心和流动性丧失的问题。


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也一下从2008年前的8000亿美金(主要是美国国债,抵押支持债券为0),到2014年结束购债计划,迅速扩张到44000亿美元左右,其中约98%是美国国债和抵押支持债券,美国国债约24000亿,MBS约17000亿。

平心而论,美联储的QE计划在今天来看,确实起到了稳定市场信心、恢复经济和就业的关键作用。仅仅道琼斯工业指数,从2007年1月13000点被腰斩,到2009年1月的7000点,一路高歌猛进,到目前已经突破24000点大关。可贵的是,这还是建立在美国上市企业良好基本面基础之上的。关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回顾,建议各位读者有空可以读一下伯南克回忆录《行动的勇气》。

债券终有到期的那一天,美联储也不可能永久将这40000亿债券持有下去。于是经过了3年的稳定期,美联储决定开始实施正常化计划(Normalization Plan), 包括逐渐加息到正常水平,将到期的债券不再展期,并逐渐抛售持有的债券。

不过,美联储并没有明确说明,什么样的利率是正常利率,或者什么样的资产规模是正常的(市场预测在2.75万亿左右,也就是缩表一半)。那么问题来了,缩减的这2.75万亿国债和MBS,由谁来承接呢?

加息+减税,资金回流

因此,一方面美联储配合了加息,增加美国国债和MBS在公开市场上的吸引力;另一方面,美国的税改法案,与此也密不可分。据美国国会税收联合委员会估算,美国企业海外留存现金约1.04万亿美元,截止2016年底,美国企业海外未汇回利润的存量额高达2.6万亿美元,约合当年美国GDP总量的14%。



再看下历史,2004年,美国国会曾颁布了美国就业创造法案,允许企业将海外利润以5.25%的一次性税率汇回。同年美国公司累计回流了3620亿美元现金,占到了当时海外留存利润总额的近40%。

这次参议院通过的税改法案中,对美国企业海外资金回流做出的税收安排是:现金部分一次性交税14.5%、非现金部分一次性交税7.5%,市场人士估计有望吸引4600亿美元现金回流,乐观情境下或达9100亿。而且,这次的税改法案是永久性的,再加上针对企业的减税措施对海外投资的回流作用,将很大程度上缓解对美联储缩表的流动性的冲击。

本次减税法案投票,民主党人集体投了反对票,其中一个重要的理由就是本次的减税法案其实是个增税法案,美国希望通过针对个体(企业/个人)的减税,拉动全世界对美国的投资,并利用全球资本来拉动本国的就业等经济发展要素,实现整体税收的增长。

简而言之,减税是为了增税以及增加资金回流美国,来承接美联储缩表对市场流动性带来的冲击。当然,相信美联储还会根据美国经济发展的数据(GDP/就业/CPI等)来随时调整加息和缩表的进程,使得正常化政策对市场的冲击变得最小。

可以预期的是,经过美国的这一系列组合拳,美国市场对全球资本将更具吸引力,美国经济的基本面投资、就业、消费等会得到持续改善。


高净值人士面临的机会和挑战

那么,对我国的高净值人群来讲,在全球资产配置上的机会和挑战有哪些呢?

首先,从基本面来说,美国仍然是全世界最具有投资吸引力的市场。从投资环境来看,美国市场的市场化程度、全球化视野、税收政策和法律环境等要素都是最健全、清晰、透明的。从这个角度看,美国市场或者美元资产仍然是我国高净值人群进行海外资产配置的首选,应该重点关注。相比东南亚、拉美、非洲等其他新兴市场,不管是股权、债权还是房地产等,美国资产整体来讲还是相对安全性较高。



可以预见,美国的经济增长预期从2017下半年将至少持续到2018年年中。 随着美国失业率接近50年低点,再加上低通胀、强劲的GDP增长,我们可以预期整体经济的向好。

随着减税政策的通过,企业盈利预期将提高5%。因此,在2017年,固定收益和权益类市场的表现都充分反映了这一点。对投资者而言,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这不是一个很好的起点(或买点),而且步入2018年后,2017年的资产高位会使得2018年的收益变得有限。

因此,从操作层面来说,投资组合多样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更重要的是,要谨记成功长期投资的四个原则:

  • 现金是一种表现不佳的资产

  • 理解真正的投资组合多样化

  • 复利是最好的朋友

  • 专注于风险和回报,而不仅仅是回报本身

那么,如何真正实现多样化投资组合?这里提供一条核心原理和三个操作要点

面对市场上林林总总的基金、保险、理财产品和项目等等,很重要的一点原则,就是要分散化投资。分散化本身是一种风险管理的技术,通过投资多样化的各大类资产来降低风险或波动性。也就是大家常说的,“不要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然而,分散化并不仅仅简单选择不同类别资产作为投资组合,更为关键的是,要了解每个资产类别的风险及其相互关联性。例如,如果投资50%到标准普尔500指数以及50%的夹层债务基金(Mezz Debt Fund),表面上看,投资分散在50%的股权和50%的固定收入产品,但实际上,典型的夹层债务基金的投资表现与股票很像,那么这种投资组合的风险和回报与100%全部投资于标准普尔500指数非常类似,这种组合就没有起到分散风险的作用。

更为重要的是,投资者应该看到在其承担的风险(波动率)前提下获得的投资回报,而不是仅仅看投资回报。

在进行资产组合的操作过程中,还应当重点考虑三个操作要点

  • 选择有较高国际评级的投资机构

  • 选择回报能够持续5-10年以上甚至更长时间的投资机构

  • 风险应该分散在不同的大类资产(全球股权、债权、大宗商品、黄金等),使资产组合不会受到某一单一品种波动的影响



首先,有较高国际评级的投资机构,安全性更有保障,例如选择评级为A,或者BBB+的机构。自从金融危机之后,三大评级机构被市场诟病很多,很多人认为它们是金融危机的帮凶,为很多不该高评级的债券和机构提高了信用评级,因此金融危机后他们的评级标准严格了很多,基本还是比较保守或者准确的。

其次,选择的投资机构应该是有较好的历史业绩,同时要了解其投资策略和模型是否可以持续,比如国外的很多股票型基金或产品都是基于规则(Rule-based)或者量化/高频等,还是要看清其模型是否合理。

最后,配置不同的大类资产。美国/海外市场上有很多挂钩全球市场(美股/欧股/美债/欧债/大宗商品/黄金/等)的金融产品,不妨多关注一些,来避免由于只买美股或者只买某一类资产带来的风险。

关于国内高净值人群比较关注的私募股权等另类投资,还是应该谨慎参与或者将资产配置控制在较小的范围内(20%)左右。从国外的高净值人群的配置来看,主要的配置一般都在公募基金(股票)/ETF/固定收益等,一般占据50%-80%的比例,私募股权、私募债等另类投资一般占20%的比例。在美国PE和VC都是风险较高的资产配置,基本上都是比较专业的机构和投资人在参与,极少有像国内将基金拆分成100万或者500万人民币一份卖给高净值人群的做法。

以美国为代表的海外市场发展多年,相对成熟,其投资理念、策略、逻辑、配置等与我们国内过去长期积累形成的观念与思维方式有很多不同的地方。我国的高净值人群在布局海外时,最重要的是摈弃“暴富/暴利”心态,用更为开放的心态去学习海外市场的规律和知识,同时要更有耐心,要树立长期投资、分散化、复利等原则和理念,切忌用国内的思维方式去套用在海外投资。

从全球经验来看,专业投资机构普遍认可,投资组合的投资收益,90%以上取决于资产配置,只有不到10%取决于于标的选择、择时等因素。从整体家庭资产配置来看,海外资产可以逐渐增加到总体资产15%-20%的比例,做好股票/固收/商品/另类等资产配置组合,才能无惧波动,穿越牛熊。

本文作者:周振良,Valor保险集团亚太区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