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全天候都在工作着团队:美国办公室结束一天工作的时候,正是中国办公室开始工作之时。17年来,在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科技市场的科技、互联网、移动、硬件、云端和SaaS等领域,GGV纪源资本一直保持着敏锐的嗅觉,他们始终在寻找和判断市场的下一个风口时独具慧眼。

4月,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第一垂直自媒体顾问云派出采编团队,专访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徐炳东(Eric Xu),从资产端角度剖析股权投资市场的未来发展。


GGV纪源资本剪影 

GGV纪源资本是一家专注于中美两地早中期企业的风险投资公司,管理共8支基金,共计近40亿美元的资产,在硅谷、上海和北京设有办公室。GGV纪源资本于2000年成立于硅谷,致力于连接中美两大市场。

GGV纪源资本是关注电商及消费升级、旅游出行、前沿科技、教育、企业服务等领域的创业公司,投资过包括阿里巴巴、小米、滴滴出行、去哪儿、Airbnb、Square、途家、小红书等两百余家公司。截止2017年2月,GGV纪源资本投资的公司中有29家已经上市,未上市公司中有17家估值超过10亿的独角兽公司,5家估值超过5亿的准独角兽公司。


▎削弱“风口”作用,理性判断行业

顾问云:2016年,最值得总结的VC投资经验是什么?

徐炳东:回顾2016年,在VC投资界,大家都广义地认为,这是一个资本市场的寒冬。其实,从行业角度,这场料峭的寒意从2015年下半年就已开始,显著特征是大家所热衷投资的行业要么被政策拍打,要么经济模型无法在市场中得到验证。这亦直接导致去年虽然投资机构手中握有大量资金,但投资的速度都很慢。于是,我们也看到,在VC界并没有对“风口”达成大多共识的情况下,只要市场上出现一两个如摩拜、ofo这样的项目,VC们的钱也就蜂拥而至了。

在我看来,很多VC从业者对“风口”二字看得过重,缺乏自己的独立判断。这种现象在过去三五年时间内,伴随着VC市场的急剧扩增表现得尤为明显。许多新涌现的VC机构对“风口”项目趋之若鹜,他们的投资行为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建立在自己独立判断的基础上。


▎面对资本寒冬,坚定投资立场

顾问云:经济在底部徘徊,私募股权投资的机会在哪里?

徐炳东:2016年也是很多创业者比较迷茫、困扰的一年。我们发现,受资本寒冬的影响,有些真正拥有好项目的公司并没有融到太多钱。而一些迎合风口的公司仅仅因为更改了一个贴近风口的公司名称,就顺利地实现了融资。真的,你很难想象,现在许多挂着AI的公司,它们原来其实就是做大数据的,业务模式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因为改名就顺利吸引了风投。甚至有FA对我说,如果现在还用O2O这个词融资,投资者100%不会见,但如果换个说法定义为新零售或新电商,投资者去看项目的意愿就会非常强。这不是什么好现象。当然,VC界有很多新的从业者第一次进入行业低谷,他们也在重新认识这个行业。

不可否认,作为GP,我们也会面对来自LP的压力,但作为一家成熟的机构,我们并不会因为LP的压力而去左右摇摆自己的立场,不会因此而丧失自己的独立判断。对于其他机构都在看的项目,我们当然要看,会用GGV自己的原则和标尺去判断这个项目是否值得投。同时,如果早期被我们否定的项目后来迎来投资风口,我们不会一味地固执己见和盲目坚持过去的看法,我们会重新审视这个项目,用更动态、理性的眼光去评判,不将自己囿于一种思维定势中。比如,早期我们因为某种原因错过了滴滴项目,但几轮过后我们重新审视这个项目,依然决定投资。

与此同时,是不是别人投了的项目,GGV就一定要投呢?答案是否定的,GGV与大多数主流投资投机构一样,会有自己的独立判断,并不会随波逐流。我们不会因为市场好的时候去多投,也不会因为市场不好的时候去少投。统计下来,市场不好时,GGV一年新投项目30余个;市场行情好时,GGV一年新投项目40余个。二者的差异并不大。


▎TMT、电商、B2B、技术驱动型依然被推崇

顾问云GGV纪源资本最近关注的热点行业和模式有哪些?您本人关注的行业和模式有哪些? 

徐炳东:对于2017年及以后,GGV纪源资本主要关注的领域将集中在四方面:

一是digital media,涵盖社交、消费、媒体等,这个领域的大多数项目都与年轻人相关,且是纯互联网的项目。在我看来,虽然人群在不断变化,但年轻人总是会有新的热点,不大可能被某家公司垄断。所以,这个领域持续有机会,会造就很多“小而美”的公司,并产生大量A股上市公司。目前,很多人民币基金都涌入了媒体、娱乐公司。

二是电商。很多人可能会问,从2007年开始,电商已经开始发展,并经历了PC电商、移动电商、跨境电商、垂直电商、O2O电商等多个阶段,难道这个“陈旧”的领域还存在新的机会吗?当然!而且,以往验证不成功的,未来机会会更大。在我看来,电商永远处在寻找突破口的过程中,他们不仅要突破那些已经看似成功的传统电商,还会进一步优化成本,并伴随技术的不断进步和消费者行为的演化,出现更多新零售电商。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对电商的需求,且这是一个区域性的市场,未来更多的是线上与线下的结合。这个领域还存在大量机会,方兴未艾。举个例子,京东做的是标准商品,阿里做的是非标商品,那么标准和非标的服务又有谁在做呢?这是大机会,未来会有风口。

三是B2B。这个领域里面,随便一个项目出来就是万亿级的市场。我判断,会出现分支,一个是纯SaaS服务商,现在的普遍现象是,B轮的公司做着A轮的事情拿着C轮的估值。一方面,市场足够巨大且传统行业过于保守,他们在面临互联网改造时因大多不具备互联网思维而错过了黄金点,被大量没有资源、没有优势的企业反超;另一方面,因为用户愿意付费的意愿并不强,所以SaaS起来会很慢,且需要去构筑行业壁垒和搭建行业生态,这是大家需要中长期思考的问题。互联网领域,颠覆别人非常容易,但这并不代表你就可以存活下来。再举个例子,SaaS能不能切入交易,如果能切入,这个事情将会变得更加性感。

四是技术驱动型领域,包括AI、AR、VR等。这个领域的不确定性很大,孵化时间也较长。但作为投资机构,即使投资难度很大,也需要去布局。


▎审时度势,调整投资方式

顾问云:站在中国广大富裕LP的角度,是否建议参与私募股权投资,如何参与是最合适的方式?

徐炳东:首先,市场不好时,建议投大白马(即主流投资机构);市场好的时候,投黑马(即新兴的投资机构)。原因很简单,大白马成功的概率较稳定,市场上普遍不太成功时,黑马也很难超脱这个局限。而市场风口来时,投黑马也是许多LP和机构在做的事情。

其次,中国的财富管理刚刚开始,可投资资产在几个亿以上的超级财富自由者,这个人群在中国很庞大。他们并不需要小增值,需要的是大的保值。因此,财富管理的“发展”是主旋律,未来3至5年将是巨大红利期,尤其是人民币投资,将迎来大发展。

最后,是否存在“资产荒”取决于大家的判断。越是主流基金越不会存在资产荒,“荒”与否某种意义上是能力的问题。在我看来,过往的无数经验告诉我们,市场不好之后的2-3年往往是IPO的大高潮,因为不好的公司已被洗掉,好的公司已经自己在造血。


人物画像

徐炳东

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

拥有丰富的早期投资经验,2017年以管理合伙人身份加入GGV纪源资本,特别关注移动/互联网在电商、金融和文娱社交方向的应用和创新。毕业于英国曼彻斯特商学院(MBS),拥有曼彻斯特大学与曼彻斯特理工大学分别颁发的金融学硕士学位以及上海财经大学学士学位。

加入GGV纪源资本前,徐炳东曾任海纳亚洲创投基金(SIG Investment Asia)董事总经理,并在中信资本和华盈资本任职。电商、金融、社区、媒体一直是其关注领域,并作为早期投资人领投了宝宝树、喜马拉雅FM、51信用卡、天天果园、返利、触宝科技、美柚、康辉医疗(NYSE:KH)、必康股份(SZ:002411)、中文在线(SZ:300364)、视觉中国(SZ:000681)、传漾科技、ETCP、天天拍车、震惊文化、资产360等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