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会同有关方面组建接管组,对包商银行实施接管。这无疑给中国的银行业乃至整个金融行业,甚至所有的投资理财客户,敲响了一声警钟。


预判:

整顿银行是挤压资产泡沫的必然过程


在我看来,这不过是中国经济发展历程中清理资产结构,挤压资产泡沫、资金泡沫的必然过程。而在推动债务杠杆断裂的过程中,一旦推动到商业银行层面,基本上债务问题就可以逐渐收尾了。


在2018年6月4日发表的《你口袋里的资产,要走向何方?》文中,我曾经写到:


清理财阀成为挤压资产泡沫的重要一步。万达,中植,明天,安邦,海航,遭遇清算。待清算到中国平安和腾讯,财阀清理任务即已完成——这是征收一轮财阀财富


引导独角兽回归A股,进行A股市场扩容。将尽可能多的资金拉入A股市场中,即进入到国家可控的资金池中。一轮牛熊市,资金泡沫灰飞烟灭——这是征收一轮财阀、居民财富


推动债务杠杆断裂只是挤压资产泡沫的过程。引导生产要素价格至低位,资本的投资收益率就会上升,这是将资本引到高端制造业的良机。个人判断,清理到企业债应该无所谓;清理到地方债层面,应该就开始慎重起来;清理到商业银行,基本上债务问题就可以收尾了。如果能够狠狠地整治两三家商业银行,就更加完美了。对于民营企业,明斯基时刻就是前景。对于国企、地方政府、商业银行,庞氏要继续。既然取消了刚性兑付,那就违约吧——这是征收一轮居民财富


接下来是什么?加息扩大中美利差,引导外汇回流;信贷转为定向宽松,进行通货膨胀——这是再征收一轮居民财富


从过去的一年时间里的变化及发展来看,独角兽回归A股似乎是雷声大雨点小,A股市场扩容的重担是否能由科创板承担,仍有待观察。


但是,债务问题收尾之后,我依然认为,引导外汇回流是接下来的重中之重。从现在的贸易战发展来看,引导外汇回流似乎可以通过借助保持中国经济稳定发展,同时培养美国股市下跌预期的手段来完成。


毕竟,在现在整个国际环境中,欧洲、日本等各大经济体都已经风雨飘摇;大概只有中美才能成为资本的最佳避风港选项。


审视:

隐患早存,明星陨落


不再“地命海心”(吃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回到包商银行的问题上。


这次包商银行被托管,是继海南发展银行以后又一个几乎是宣告“破产”的银行,也是继安邦保险集团以来又一家金融机构被监管部门接管的案例。


包商银行的背景资料不再赘述,只强调两点:


●包商银行的总资产从2010年1141亿上升到4316亿,排名全国39位,平均每年增长46%;净利润从2010年的17.5亿增长到2016年的42.1亿,平均每年增长23%。


●至今仍未披露2017年、2018年连续两年的年报。


如果我们单纯地把包商银行看做一个金融企业而不去考虑其“银行业”的特殊属性的话,毫无疑问,包商银行是城商行里的“明星企业”。


然而最近两年延迟年报披露,让人不得不怀疑其信用风险的严重性。


实际上,作为一家银行,包商的问题由来已久。问题主要集中于两方面:贷款内控及银行自身的资本补充,直接反映的现象就是银行的净利润下滑,其2017年前三个季度的净利润为31.95亿元,同比2016年同期的37.12亿元下降了14%左右。


贷款内控方面:今年3月份,裁判文书网还曾披露包商银行2名员工收受贿赂、违法发放贷款,造成银行损失2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位员工仅被罚款合计13万元。截至2017年3月末,包商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将至少达到57.23亿元,其不良贷款率至少为3.25%,远高于同期全国城商行平均不良率1.5%的水平。


资本补充方面:截至2017年9月末,包商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以及资本充足率分别为7.38%、7.38%、9.52%,明显低于监管要求(系统性重要银行:8.5%、9.5%、11.5%;非系统性重要银行:7.5%、8.5%、10.5%)。


包商.png


应对:

巨大挑战与想象空间并存


而这样一个银行业中的明星企业被托管,对财富管理行业而言,既是风险,也是机遇。


众所周知,在中国,银行理财业务规模整体为20-30万亿的水平,占中国总资产管理规模的1/4左右。这是一块巨大的市场,也是对于目前财富管理行业其他板块的企业最具有想象力的市场。


而包商银行被托管,一方面发出了“即使是包商银行这样的明星银行也不一定安全”的警示,这对于其他领域的企业毫无疑问是个机遇;同时,包商银行被托管,仍然全力保障理财产品的正常经营,也会产生“银行毕竟是银行,政府不会不管”的心理暗示。在目前财富管理行业“去刚性兑付”的大浪潮中,对其他领域的企业也是个巨大的挑战。


包商1.png


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托管并不是包商银行事件的结束。尽管包商银行为近20年来被监管部门接管的首家银行,但实际上,银行业被接管早有案例可循。


此前,我国就有几家银行因资不抵债等原因被接管,包括现在的广东华兴银行、海南发展银行。海南发展银行为直接关闭,并由工商银行托管全部资产负债;汕头商业银行则为停业整顿,后重组为广东华兴银行。


根据相关规定,银行被托管的前提是商业银行已经或者可能发生信用危机,严重影响存款人的利益。


因为不良过高,信用风险加剧,资本充足率不断侵蚀也可能被接管;而终止接管的银行必须具备三个情形之一:规定到期,已经恢复正常经营能力,被合并或者被依法宣告破产。


注意:依法宣告破产赫然在列。


这就给财富管理行业的其他领域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展望:

金融机构破产的相关规定有望出现?


如果我们仔细看一下央行、银保监会发布的公告,会发现在一系列规定中,并无任何有关商业银行破产的相关规定。直至目前,对于银行业的管理并没有确切的破产法的规定。但是,出台金融机构破产法的呼声早已愈演愈烈。


包商2.png


事实上,中国自2006年开始是拥有企业破产法的。但是,企业破产法规定“金融机构实施破产的,国务院可以依据本法和其他有关法律的规定制定实施办法。”也就是说,金融机构破产事项将由国务院以行政法规的形式颁布。


但是,截止目前,仍无明确法规推出。目前仅有一个《存款保险条例》,作为国家在紧急条件下保护存款人利益,稳定金融秩序而编织的金融安全网的重要组成部分,采取强制投保方式覆盖所有吸收存款的银行业金融机构。


存款保险实行限额偿付最高偿付限额为人民币50万元。


考虑到目前的金融管理制度日益严格,同时逐渐走向成熟;而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银保监会业已建立。


而每次金融危机都是深刻检视和反思金融体系内在问题的重要窗口和机会。按照这个逻辑,相信金融机构的破产相关规定,已经呼之欲出。


总结:

财富管理行业,将迎来新一轮的高速发展


吴晓灵老师说过一句话,“消灭风险最好的办法是让风险暴露。”而包商银行被托管,相当于其风险及时踩了刹车。


虽然在行业内是一声惊雷,但是对储户将不产生任何影响。所有业务正常开展,原有合同依然有效,无需个人配合做任何工作。风平浪静之下,化解风险于无形。


秉承初始观点,我相信,包商银行被托管可以视作中国挤压资产泡沫尾声的启动,相信最终会以“安邦模式”,按照“国进民退”的形式结束。


而在后续的发展中,相信会有越来越严格的金融行业相关管理规定出台,同时货币、财政会逐渐走向宽松。这就意味着,我们的财富管理行业,也将随着流通性的增加,而迎来新一轮的高速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