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财富”。


美国中期选举于当地时间周二(6日)早上6时正式开始投票,选举结果将影响总统特朗普余下约2年的施政,以及2020年大选。投票结果已经出来了。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拿下了参议院,而众议院则被民主党拿下了。

1.jpg


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一次中期选举像这一次一样搅动全世界的心弦。和此次中期选举相伴的,是北约盟友的同床异梦,大洋彼岸的贸易争端,没完没了的北美自贸谈判,以及在隔离墙那头想要实现美国梦的难民们。


▎从结果来看特朗普真的要凉吗

美国参议院掌握在共和党人手中,而众议院掌握在民主党人手中,显然,从结果上看,美国迎来了一个分裂的国会,这对于正在贸易摩擦之中的中美两国,会不会带来巨大变化呢?

德国哥廷根大学教授于晓华认为,美国政治制度,两院众议院重点是财政,参议员院更多是人事,接下来再换几个最高法院大法官,行政权在总统,总统可以否决议会决议。所以接下来,历史民主党赢了众议院,也阻挡不了多少总统决策,而且众议院的阻挡会成为总统政绩不好的借口,未必坏事!唯一麻烦是众议院可以发动弹劾,虽然过不了,但是难堪!


2.jpg

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李奇霖认为,外交和贸易权仍在总统,但财权受限,减税基建难以为继,对全球来说,将面临总需求收缩+贸易保护双料冲击,2019年出口形势远比2018年严峻


3.jpg

其实,对于这一情况,美国国内也有不少观察人士。比如著名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这次美国中期选举中,紧张的飞机上,还花钱上网看选举实况。


4.jpg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保尔森基金会主席及美国第74任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今天新加坡在彭博新经济论坛发表了讲话。

保尔森认为,如果在货物,资金,技术和人员四方面的脱钩持续下去的话,我担心全球经济的一大部分将不再允许资金和货物的自由流动。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认为 “经济铁幕”有可能降临,即美中双方互相封闭并使经济全球化后退。

今天,中国仍然非常依赖全球资本,贸易,投资和外国技术。中国政府不愿如此,但这是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因此,对于 “脱钩”最强烈的呼吁实际上来自美国,在较小程度上来自欧洲,而不是来自中国。

保尔森强调,美中贸易战任何一方都不会从贸易战中获利。中方可以接受特朗普总统足够多的要求,包括两国开始雄心勃勃的贸易或投资协议的谈判,以让他感到满意。

就算如此,保尔森认为潜在的冲突仍将持续。这是因为两国间存在大量问题和分歧,即使在经济领域,挑战也不仅仅局限于贸易问题。除非这些涉及面更广和更深层次的问题得到解决,仍将面临两国关系的严冬。

保尔森说,如果美国和中国无法达成可行的共识,这将构成一个巨大的系统性风险,不仅仅威胁全球经济,更会波及现存的国际秩序和世界和平。两国都需要一个切实可行的国际体系 ——因为国际秩序是那些大到不能倒的事物之一。任何其他的方案都是不可接受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希望政治韬略能够胜出。现在,我们正在沿着不同的路径前进,并且我们面临着一个漫长冬天的危险,然后才能迎来一个仍旧零落的春天。但我相信春天终会到来。所以问题是,这个冬天会持续多长时间,以及沿途会造成多少不必要的秩序混乱和痛楚?答案将取决于美中两国领导人的能力和意愿进行创造性思考 – 有时甚至是破坏性创新思考。”


▎民主党夺回众议院之后 美国内政和对外政策走向如何

国泰君安宏观团队对中期选举之后美国内政和对外政策走向进行了前瞻性的探讨。

历史上参众议院被对手控制后

关于两党控制参众议院的情况,小布什时期,中期选举众议院被民主党控制,后期政府内政受到掣肘。奥巴马时期,共和党夺走众议院,后期很多政策无法顺利实施。  

一旦对手党拿走一个议院,必定会阻碍执政党的施政。由于众议院较参议院人数多,代表民意更加广泛,丢掉众议院会在内政和外交方面受制比较大。

对于特朗普来说,若民主党夺得众议院,那么启动个人调查是最致命的,大概率会有一些调查信息出现影响特朗普的连任。

美国内政走向会如何?

民主党夺回众议院后,未来将会对特朗普形成内政压力,因此明年国内政治将占据特朗普的主线,特朗普推行的减税以及基建相关政策或受到众议院反制。

未来美国内政将出现对特朗普的政治攻击、甚至启动调查特朗普与弹劾的程序启动,但需要注意的是,“启动程序”与“真正实现”是有重要差异的。

真正的关注点是2020年的美国大选。无论是特朗普,还是共和党,执政焦点都将落在争取2020年选举连任上。

民主党会弹劾特朗普吗?

不排除民主党为了2020年总统大选做准备,继续曝光特朗普负面新闻,近期有所消停的通俄门调查可能会重新启动,众议院甚至可能会启动总统弹劾程序。

不过,负责终审总统弹劾案的参议院仍然毫无悬念地被共和党控制,因此我们预期总统弹劾案及相关的“通俄门”调查等都不会最终成立。

对外关系会怎么走?

对外贸易摩擦当前整体处于“停火不停战”的状态。其实,双方的交流一直没有中断。

短期来看美国政治的核心点,即为2020年的总统大选,两党都将全力争取。  

首先,经济方面,美国国内的减税刺激的作用将会衰弱,在未来民主党控制众议院后会使得政策推进受阻,因此经济方面已经难以看到特朗普的“加分项”。  

其次,政治方面,若考虑外交路线,发动小型战争以求得短期支持,美国在2001年后至今的经历使得美国民众对于发动战争极为排斥,政治手段相对难有有效。  

基于此,如果贸易摩擦扩大,美国经济持续下行,2019逐步放缓,甚至2020迅速下降甚至出现危机,那么特朗普在2020年连任的概率就会严重降低。

因此,预计2019年夏天6、7月(正式开启大选之前)中 贸易摩擦将得到正式了断。 

美国的长期国家战略往往被短期政治、经济因素所干扰,这次恐怕也不例外。总的来说,美国特朗普政府内政会受到明显的影响,其外交——尤其对华政策——可能发生改变。中美贸易摩擦有缓和的可能。 

后续研判中美经贸关系的两个核心逻辑:一是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2019年下半年启动),另一个是当前美国经济运行情况和承受贸易战能力。 11月30日之前是确定性的中美缓和期,之后大概率继续博弈,达成框架协议的时间窗口或在2019年年中。 


▎市场表现 亚太跳水,欧股高开,不确定性加剧

中期选举结果出炉后,欧股全线高开,德国DAX指数涨0.4%,英国富时100指数涨0.5%,法国CAC40指数涨0.5%。

亚太股市今日一度齐现跳水。截至收盘,上证综指收跌0.68%报2641.34点,4连涨后连跌3日;深证成指跌0.5%报7752.04点;创业板指跌0.25%报1345.77点,止步六连涨;恒生指数收盘涨0.1%报26147.69点。


5.jpg


CFRA美国股票策略主管Sam Stovall研究了二战后中期选举前后的市场表现,得出结论称:中期选举年的第二个和第三个季度是总统任期中最具挑战的时期。原因可以归结为一个词:不确定性。

RiskHedge分析师Stephen McBride指出,自1946年的18次中期选举中,每一次股市都会在选举后的1年内走高,平均上涨17%。与此同时,在中期选举之前,美国股市往往表现不佳。在中期选举年,从1月-10月美股平均下降约1%。而在所有其他年份,美股在这段时间内上涨约7%。中期选举尘埃落定后,美股拨开迷雾,有望于11月回归正轨。

国泰君安固收团队在此前发布报告,分析了美国中期选举结果对国内债市的四条影响路径。


(1)美国经济增长和货币政策,共和党推行减税、增加赤字和加快基建,而民主党上台有可能会使得基建刺激计划推行的难度加大,进而加快美国经济见顶的节奏;

(2)对华贸易政策,两党对于对华贸易政策的方向上没有太大分歧,但如果民主党中期选举胜出导致特朗普国内政策推动阻力加大,外部矛盾可能会阶段性缓解;

(3)汇率,共和党或民主党胜出将对美元指数产生不同影响,进而影响人民币汇率和债券市场;

(4)风险偏好,如果中期选举结果大超预期(共和党或民主党拿下国会两院),短期市场波动将会非常剧烈,但可能只是一次性冲击,并不会形成趋势。

从四个影响路径来看,影响最大的可能是美国经济增长和货币政策。但大的背景是贸易冲突发酵至今,经过数次贸易协商的反复之后,政策层面对于外部环境的改变已经有了充分的认识,政策已经全面转向内部,因此未来国内债市走势的焦点依然是基本面惯性下行和对冲政策之间的角力。

从情景分析来看,美国中期选举的结果是民主党拿下众议院,这与市场预期没有差别,对市场影响不会很大。

广发证券指出,11月6日之后美股走势或仍取决于中期选举结果。共和党最终丢掉众议院,不利于美股、美元,并可能阶段性提振美债。

华创证券认为,选举结束后,美股和美债利率会延续下行趋势,美元走势则较为波动,先涨后跌。


6.jpg


长江证券指出,若共和党赢得中选,短期内市场风险偏好或趋抬升;反之,美股和10年期美债收益率或趋回落、黄金或趋上涨。

此前华尔街分析师们也预计,中期选举可能使得美元近两年来的最大涨势中断,因为美国国会若由不同政党掌控,或显示政治不确定性,新的经济刺激措施过关的几率降低。高盛首席美国政治经济学家Alec Phillips接受访问时说,如果国会分裂,美国国债收益率和美元会有略微下降的风险。

高盛美国首席股票策略师David Kostin在报告中指出,投资者开始买入药房股。他们相信,一旦国会陷入分裂,该行业不会进行任何大规模的改革。今年,药房股已累计上涨9%。而航空和国防股也将受益,该板块今年累计上涨5.6%,分裂的国会意味着大规模的财政紧缩不会发生。

投资公司Strategas Research Partners的政策研究主管Dan Clifton表示,目前客户担心如果民主党夺回众议院,2019年中可能陷入“债务天花板”僵局,因为民主党对提高债务上限的提出的条件是增税。

不过高盛首席政治经济学家Alec Phillips认为,市场已经基本消化了国会将分属两党的基本情形(即民主党控制众议院,共和党控制参议院是大概率事件),这意味着这种中期选举结果对当前的政策方向和经济前景都不会产生重大影响。

虽然美国的中期选举终究是美国人的事情,但在地球村时代,要时刻警惕蝴蝶的双翼。

准备吃瓜的群众们最好选择一个安全的位置。如果是谨慎型投资者,最好离场吃瓜,或者采取一些对冲手段化解潜在的风险;如果是风险偏好型选手,那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判断下一注试试看。

版权声明: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联系方式:18101262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