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别网红对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的喷击,集中在线下机构问题多、双重收费、拿佣金就不独立、从业者年轻等方面。这些乍看起来有道理的说法,实际上却很空洞。在理解中国模式的前提下,才能更好的明白独立财富管理机构的运转方式、FOF基金的收费原理,以及真正为投资人提供服务的,是怎样强大的一个团队。

今天,出来喷击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的网红很多。有网红说,中国大多数线下财富管理机构都存在问题,不靠谱;还有网红说,因为中国的FOF是双重收费,所以是坑爹的,应该咨询他去买ETF;有网红说,因为财富管理机构是拿佣金的,所以不独立,卖的东西都是别人卖不出去的垃圾;更有网红说,国外做理财顾问的都是四五十岁,而中国大多数是三十岁上下,所以不靠谱。

这四类网红,要么文不对题,要么不懂装懂,要么目的不纯,要么脱离实际。鉴定完毕。


▎理解中国模式

有网红说,中国大多数线下财富管理机构的模式都存在问题,不靠谱。

/驳/

财富管理业务和资产管理业务有联系,也有区别。前者重在服务,后者重在产品。

前者以客户需求为中心,强调Clients to Business,卖的其实不是金融产品,而是以金融产品为工具和组件的解决方案。根据解决方案的定制化程度差异,从纯粹的多产品渠道分销平台、到精品理财工作室和家族办公室,产生了一个solution provider的模式分布。后者以自身专业禀赋及相应风险管理能力为中心,典型Business to Clients,卖的是 α 或 β,并根据风险管理专长及相应的产品规模差异,产生了从Hedge Fund、VCPE到Mutual Fund或ETF Factory的模式分布。

将服务者角色和产品供应者角色结合起来做,是中国目前领先财富管理机构的实践经验与方向之一。纽交所上市机构诺亚、钜派,P2P业务纽交所上市、刚获得知名期刊《亚洲银行家》奖的宜信财富,和中植系代表企业恒天、大唐、新湖、高晟,虽然各自背景不同,但大都是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混合的业务模式,在内部职责和战略布局上各有侧重。这一路径选择,受到中国金融市场历史沿革、分业监管模式、行业竞争态势和机构发展禀赋,四个方面的综合影响。

但总体来讲,中国的财富管理行业刚刚起步。一方面,行业的领头企业大多不超过10年的探索经验,模式有待进一步优化和深入;另一方面,还有很多其他模式探索正在发生。比如向客户收费模式,在中国并不新鲜,早已有人实践,且有复制发展的态势。面对这么一个具有浓厚本土监管特色、市场特色、客户特色的新兴服务业,言必称美国,动不动就把网上看来的美国实践当本质来比较,遇上不符合美国标准的模式就是存在问题的模式。我不知道这种观察和评论对于中国的行业实践者和投资人有什么意义。

最后,如果非说大多都存在问题,那请问一下,中国哪个线下服务行业(为啥不包括线上财富管理机构,我更不理解),是敢说大多数不存在一定问题的?中国有近2万家在协会登记了的私募基金,大多数都不存在一定问题吗?谁来评判?如何评判?任何一个新兴行业,都是从鱼龙混杂,通过大浪淘沙、优胜劣汰,到逐步规范、成熟发展的过程。我没有说目前这个行业是成熟完善的,实际上,还有很多地方需要自我反省、监督、进步。但是,指挥长江抗洪的领导,请先从银河里走出来。


▎FOF收费就不合理了吗

有网红说,因为中国的FOF是双重收费,所以是坑爹的,应该咨询他去买ETF。

/驳/

FOF有N种,证券型、股权型、地产型等等,以及由FOF演变而来的MOM。从投资风格上讲,FOF可以是被动投资,在中国更多的财富管理机构发行的是主动投资的FOF。

FOF这一层是否收费,首先不是可不可以的问题,而是有能力、没能力的问题。这取决于FOF管理方为客户提供的综合服务是否有价值;是否能够为客户提供超越市场回报的、风险调整后的收益;是否能够帮助终端投资人更好的分散投资风险、更好的获取稀缺且优质的基金管理人资源、是否能以相对更低的门槛进入。

如果能,那么FOF管理人收费就有其成立的道理;而如果不能,那FOF管理人选择不收费,自有其考虑。这不是卖白菜,收费不等于不合理,不收费不等于就划算。

最基础的一个判断,ETF是指数基金,任何人都可以投资,不需要合格投资人认定,卖的是市场回报。股权类、地产类FOF是另类投资,只有合格投资人可以参与,投资人来这里求的就是α。没人说ETF不好,也没有人说FOF就一定能跑过market return。但是,先假设ETF和FOF的回报在简单数字上是相似的,然后再拿ETF和FOF比价低,从前提到结论,都不严谨。


▎收佣金就不独立了吗

有网红说,因为财富管理机构是拿佣金的,所以不独立,卖的东西都是别人卖不出去的垃圾货。

/驳/

啥叫独立?财富管理机构的独立性,跟是否收取佣金没有必然关系。哪怕在声称独立理财顾问普及的美国,也一样没有完全停止佣金收入。

一个财富管理机构在服务客户时是否独立,关键是看其有没有独立的风险控制和投资决策体系;在确定为客户推荐某一产品的时候,是否受到来自任何一方的胁迫、压力或指示。独立财富管理机构的业务优势之一,就是它不隶属于任何所谓资产端,而可以根据自己的独立判断为客户提供解决方案及产品组合。但请注意,没有人说如果独立了,风险管理能力就无敌了。或者反过来说,也没有人说不独立,就不具备强大的风险管理能力。这本来就是两个话题。

至于佣金本身,其实已经price到一家成熟财富管理机构的风险管理委员会、或投资委员会的风险定价和评估过程中了。一个有风控能力和独立风险管理体系的财富管理机构,看到一个1年期、给客户8%、同时给自己8%的产品时,是不会傻到不把8加上8来思考问题的。而一个没有风控能力和风险管理体系的财富管理机构,哪怕只收了0.5%的佣金,也一样会让客户面临本金损失。

因此,客户挑选财富管理机构的关键,不是看他收不收佣金,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呢、还是猪身上,而是判断他有没有风险管理能力,看他给你推荐的底层资产或产品,是否通过了严格的风控程序。如果最终这个产品还是赔本了,不是因为她收佣金导致的,而是因为她在这个案子上风控出现错误而导致的。你可以因此怀疑她的风险管理能力,然后选择离开;而不是去纠结什么独立性。

有人说,跑路的机构就是因为渠道佣金高导致的。太天真了。我告诉你,如果今天的话题是道德风险,那佣金肯定不是他所图的,本金才是。


▎年轻就不靠谱了吗

有网红说,国外做理财顾问的都是四五十岁的人,而中国大多数是三十岁上下的人,所以不靠谱。

/驳/

这个提法我最烦。问两个问题:你是直接从18岁变成50岁的吗?你以为火箭都是院士们制造的吗?提这个观点的人,忽视了两个最基本的发展规律:

1)从业者培养需要时间;且在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技术时代,在市场竞争激烈、创新不断涌现的行业中,人才成长的加速度明显提升。

2)现代服务业从来都不是个人英雄主义获胜,而是组织能力获胜。

目前优秀的财富管理机构,其管理人才的构成主要是“挖角”传统金融机构的顶尖人士。这已是行业普遍现象。即使就一线员工的招聘来看,领先财富管理机构的新人入职标准,并不低于传统银行或券商的标准,甚至高于很多传统机构的要求。研究生、MBA、留学生、有海外金融行业从业背景和国内知名金融机构工作的年轻人,比比皆是。

人的能力是在业务中锻炼的。在独立财富管理机构工作的理财顾问,行业普遍认同,比在传统金融机构的业绩压力、监管压力、学习压力都更大。他们需要考取更多、更全的从业资质和证书,他们需要学习和掌握更多的产品类型,他们需要使用更炫酷的科技工具,他们需要具有更加国际化的能力和视野,他们必须参加更多的培训和投资论坛——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比其他年轻人天生更加学霸或者勤劳,而是“生计所迫”,他们处在一个竞争激烈、优胜劣汰、快速迭代的细分市场里。最重要的是,他们正在服务越来越多的高净值客户,耳濡目染的体会和感受,逐渐培养了这些年轻人更加“早熟”的服务方式和思维模式。这一切历练,都是中国财富管理行业未来主力人才的储备基础。

那些对独立财富管理机构理财顾问的专业性嗤之以鼻的所谓网红知识分子不知道,就在短短的5年前,这些年轻人比现在要差多远!

Point在于:是什么,让当时的他们通过短短5年,取得了如此巨大的进步;是什么,使得5年前那些只愿意在GS、MS、Citi、HSBC、CBRE、JLL工作的年轻人,愿意加入独立财富管理机构做一名理财顾问。作为一个亲历者,我对个别所谓专家、网红,对独立财富管理机构年轻从业者的嗤之以鼻,就回答四个字:可笑至极。

最后一点,在今天的组织里工作,没有一个人是一个人在战斗。那个给你介绍FOF股权投资的理财顾问确实是28岁,但那个负责这个股权投资FOF的管理合伙人在这个行当里干了28年。那个给你解释2017年宏观投资趋势的理财顾问确实只有32岁,但那个写这份House View、培训大家理解这个House View的CIO在资产管理行业干了32年,当过2个顶级投资机构的CEO。

你以为服务你的只是一个年轻人,但其实那个为你做投资管理和服务的,是一台机器。你挑选好一台优质的机器,然后遇上一个好学、勤奋、诚实的年轻理财顾问,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好吗?还是你打算反着来?

最后我补充一句。上面那个28岁的和32岁的人,不一定比这些所谓专家、学者、网红穷,甚至不一定比客户穷。人家家里不缺钱,人家年薪税后100万也不是什么难事。所以,也别问出:“中国的理财顾问都是屌丝,怎么服务有钱人?”这种既没品,也没逻辑,还不一定符合实际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