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金融工作会议于7月14日、15日举行,习近平主席出席了会议。习主席在会议期间表示,金融部门的优先职能是“服务于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加强监管)”(引自“人民日报”)。笔者认为,习主席随后指出的四个重要原则“回归本源,优化结构,强化监管,市场导向”,也都是围绕“服务于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本文,首先讨论一下,对改革计划的期望;再讨论对未来金融市场走向的判断。


金融市场改革

首先,在此次会议中,增强中央银行在经济和金融中角色的理念被提出。任何一个中央银行,对决定经济表现和金融市场稳定方面功能的作用非常重要。但是,任何中央银行影响经济和金融市场工具的作用是有限的,一般不会超出货币政策的范畴。

如今,最常见的货币政策是调整基准利率和资产购买计划(asset purchasing)。如果中央银行要增强自己对于经济和金融的影响力,就必须使用更多的政策工具,而不仅仅限于调整基准利率和资产购买计划。

然而,当中国央行使用太多政策工具来控制货币供应时,就可能会导致其他不必要的影响。例如,当央行和政府被他国政府和机构认为对人民币进行过多控制时,在他国人民币的使用就非常可能会受到影响。这就不利于会议中提出的“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货币政策中有一个“不可能三位一体(impossible trinity)”的理论,即货币体系不能同时具备自由资本流动、固定交易和主权货币政策三个立场。这表明,中国政府和中央银行必须维持现行的主权货币政策,在自由资本流动与固定汇率之间寻求平衡。当固定汇率的比重较重时,资本流动就会受到影响,反之亦然。

综合考虑,短期来看,中国央行似乎不太可能进一步扩大其对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影响力。

会议中还提到了“大力发展中小金融机构”。笔者认为,中小金融机构的规模导致了其业务的局限性。所以,中小金融机构的功能和服务绝对不可能像大型金融机构一样健全,必须有所针对。

未来,几种中小金融机构可能会得到进一步发展。

首先,是在偏远地区的小规模银行和针对贫困家庭的小额借贷服务机构。这可以履行会议中所提出的“发展普惠金融,大力支持小微企业‘三农’和精确脱贫等经济社会发展薄弱环节”。

其次,投资咨询、资产管理、财富管理方面的未来发展非常有潜力。当前,中国对这方面服务的需求日趋明显,不少中产及以上阶级的人群都有部分空闲资产,希望可以通过投资来获得更多财富。并且,这个群体正在不断变大,而这个产业仍处于发展的初期,有许多空白留给大家去填补。


对中国金融市场未来前景的展望

首先,笔者认为,未来相关部门会对中国股票市场的交易行为出台更多规定和限制。根据会议内容,“防范道德风险”是未来改革的一大目标,股票市场是一个更具风险的市场,又是道德风险发生的高危区域。

在股票市场中,存在道德风险的主要原因是市场参与者之间的能力不对等。中国股票市场中存在着非常多的小散户,他们的平均回报是负的,因为他们中的一些人没有接受过关于金融市场运作的教育,也不了解他们所面临的风险。

因此,小散户的存在非常可能会增加更多的系统性风险,他们对市场的反应很容易受动机不良的大型交易者的操纵(通过制造特殊的市场交易情况或者散布消息)。

未来大型交易者会成为市场主流,人们可能会委托投资管理或者财富管理机构更加有效地管理他们的资产,这也是为什么笔者先前提到了财富管理在未来有着很好前景。笔者预料,在非常极端的情况下,政府甚至会出台政策限制部分不懂金融的小散户入市。

虽然极端,但从市场、甚至是个人角度来说都是有利的,因为限制散户进入金融市场的机会可以减少系统性风险,尽可能地消除道德风险,并且也使得个人不需要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去承担风险。

其次,笔者认为,未来上市的限制可能会有所放宽。在金融工作会议中,习主席强调了“要把发展直接融资放在重要位置“。对于公司而言,直接融资通常有两种渠道:发行债券和上市。

所以,发展直接融资非常可能改变上市方面的限制。当上市不再是一种”特权“的时候,个人和企业就不能再直接通过”买新股”或者用公司上市来获得套现机会来保证利润了。从股票市场上盈利就更加取决于公司的个体竞争力,对公司股价的评估也更加公正,公正、客观地定价也可以有效地降低金融系统风险。

然而,笔者认为金融产品体系的发展可能会较慢一些。增加更多的金融产品直接增加了金融市场的复杂性。当市场越复杂时,降低系统风险的难度就越大,甚至新的金融产品本身就可能会增加市场上的系统风险。

2007年 - 2008年的金融危机就可以被视为由一种不被大家完全了解的金融产品所造成的危机。所以,更多金融产品的发展会在去杠杆以及降低系统风险的改革结束之后才会进行。

在对公司上市条件放宽的同时,笔者认为中国的债券市场可能会迎来一次快速发展。债券市场的发展也符合会议中“要把发展直接融资放在重要位置“的精神。

虽然,上市的条件可能会被放宽,但由于中国股市不稳定的特征,政府对股市的监管力度一定会不断加大,更多的条例和法律将会被颁布,这无形中增加了投资股票市场的成本。相对于股票市场,债券的风险本身就相较低于股票,它的回报率也较为稳定。

所以,对债券市场监督力度的增加,肯定会低于股票市场。在股票市场投资的成本,由于监督力度上升而上升的同时,债券市场也就变得更能吸引投资者。所以,笔者认为中国债券市场未来会不断繁荣起来。

最后,笔者认为,改革和去杠杆化的步伐可能会因为产业的不同而有所不同。在我看来,增加杠杆和承担更多风险不应被视为完全不好的做法。

增加杠杆和承担更多风险是寻求更高利润的个人的决策。只要风险不影响他人,人们应该自由地选择他们想要承担的风险。然而,在现代社会中,我们每个人都是相互联系的,都在不同程度上分担彼此的风险。

因此,政府对于系统风险的控制旨在平衡社会效益与社会风险(系统风险)。社会效益高的时候,承担更多的风险是合理的;在社会效益不高时,减少社会风险(系统风险)。

根据宏观上的需求,政府对于不同的产业有着不同的态度。有些行业,政府会认为它们应该获得更多的发展和支持,因为它们未来可以给社会产生巨大的社会效益(例如,绿色能源产业);有些产业,政府则认为应该开始为其他行业让道,这是经济结构调整的过程。

在“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宗旨下,金融改革和去杠杆化的步伐,很可能会根据经济结构调整的具体需求而做出一定的调整。

在政府表示应该大力扶持的产业中,公司(包含国有企业)将更容易从金融市场直接或间接获得资金。去杠杆化的步伐可能会相对较慢,甚至有一些公司有可能会利用杠杆去获得更多发展机会;而在不符合国家宏观调控的行业(例如高污产业)中,这些公司在进入金融市场时,面临更多审核的同时,去杠杆化的步伐会更快。


结论

笔者预测,在未来:

■ 中国债券市场的增长速度将高于股票市场;

■ 国内市场中套现机会将越来越少,更多小散户会通过第三方代理的方式进入市场,专业人才的需求将会因为金融市场的完善和发展而增多;

■ 国家对金融市场的直接影响,在短期内不会发生改变,影响仅限于央行的货币政策;非直接影响会由于加强的监管而上升;

■ 中国政府将金融业视为实现实体经济增长的工具,在金融市场中,逐利的多少取决于其对实体产业发展辅助作用的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