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息靴子终于落地:6月14日,美联储议息会议决定加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目标利率提高至1.0% - 1.25%,完成了美联储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第四次加息。我们不妨先对本次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会议声明内容做一个梳理,一窥美联储对当前经济看法的同时也猜测一下未来货币政策的可能走向:




 ▲ 会议声明内容


虽然市场对议息会议“翘首以盼”,但实际上加息已经算不上“大新闻”了,几乎所有的媒体都用了“如期”两个字,全球市场似乎都表现得很从容。美国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联邦观察工具显示:截至6月13日,市场预期美联储在此次会议上加息25个基点的概率高达99.6%。

虽然加息节奏一如预期,但我们也不能冷漠面对美联储的一言一行,因为会议中另有真正的“大新闻”—— 缩表。


 ▎加息偏鸽,缩表才是“辣招”

即便承认通胀走低,美联储主席耶伦仍然“强硬”表示,希望年内尽早启动缩表。这才是真正的“辣招”。

缩表,“缩”的是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具体流程如下:


这是一个超越预期的缩表计划,开始缩表时为每月60亿美元国债+40亿美元MBS,每隔3个月增加60亿美元国债/月+40亿美元MBS/月,直至300亿美元国债/月+200亿美元MBS/月。

据CNBC的报道,美联储最终的目标是将资产负债表缩减到2万亿-2.5万亿美元的水平,而目前其规模为4.5万亿美元,这意味着美联储将从市场收回至少2万亿美元的流动性(预计多年才能完成)。尤其需要注意的是,由于这些货币都是基础货币,所以,在实际流通中创造的货币要远远多于2万亿美元。

 

 ▎美元紧缩,谁是“裸泳”的人?

无论是加息还是缩表,美联储向全球传递出的信号一次比一次更明确:紧缩美元,我们来真的。而美元走向紧缩,会影响我们的“钱袋子”吗?我们不妨从两个角度来分析:

第一,美元走强、人民币走弱:近期美国特朗普新政推行受阻、预期落差,导致美元指数有所回落;同时,中国人民银行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的报价模型中引入“逆周期调节因子”,导致汇市短期出现“美元回跌、人民币上涨”的走势。

但美国经济整体领跑、美联储紧缩政策等,依然会在中长期内对美元产生支撑作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仍承受压力。因此,币种为美元的贷款成本变相抬高,出借者的回报则变相提升。

第二,新兴市场投资风险加大:1975年-1982年的美元升值周期、1995年初-1998年8月的美元升值周期,分别引发了拉美地区和东南亚地区的金融风暴。从历史来看,美元的走强传导到了新兴市场,基本遵循“本币贬值→资本撤出”,以及“汇率危机→金融危机”的规律。 

虽然中国作为一个规模较大、金融体系相对隔离的经济体,韧性很强,但随着跨国资本流动约束的放松、套息交易途径的丰富,人民币资产价格面临重估、风险整体上行,“百分之百”安全的资产会越来越稀缺。 

可以说,如果我们坐以待毙,保持原有人民币资产“畸高”的投资模式,那么美元紧缩给我们带来的威胁将远大于机会。


 ▎戴着“镣铐”也要起舞

契机永远来源于危机,虽然控制不了美联储的动向,但我们依然能掌控自己的投资“篮子”。破局的主要路径,就是增配美元资产。

■ 私募股权、二级市场、房地产等美元权益类资产

首先是以美元募集的VC/PE基金。这里要特别注意的是美元VC/PE不等同于投资于美国的VC/PE,这些基金虽说募集货币是美元,但标的实际上遍布全球,通过一定的筛选,在收获美元红利的同时还能找到全球范围内具备成长潜力的项目。 

目前人工智能、VR、云等新兴行业的爆发,以及后发国家的产业转型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机会,实际上中国目前风生水起的互联网公司,如BAT、滴滴等,当年也受到了美元基金的保驾护航,现今市场的风投们也都还在继续美元基金的募集。 

美股方面,虽然近来科技股多有波动,但长期来看,美股依旧十分稳健。以常常被拿来对标的标普500指数来看——不仅趋势保持长期向上,波动率也一般维持在15%以下。此外,美股市场的成熟与开放,使得量化对冲、宏观策略、CTA等策略能得到有效的实施与切换,投资者完全可以借助专业的管理人,或通过FOF的方式来充分平滑风险。

除了一二级资本市场外,房地产领域也机会颇多。目前海外许多城市的核心房产仍相对被低估,价格上具备一定优势。且相较国内而言,海外房产普遍拥有更为健康的租售比,投资者能借租金获得稳定的现金流。从投资手段来看,既可以直接进行实体投资,也可以借REITS入场。

■ 以美元债为代表的类固收资产

与境内冷清的债市大相径庭,美元债无论在人气还是发行量上,都受到了买卖双方的追捧。对于国内买方而言,国内债市持续动荡,美元债成了理想的替代物;对于发行方而言,以城投平台、房地产企业等为主,离岸债市成了又一个可行的融资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