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指数近期快速上涨,让全球投资者都增加了对美元类资产配置的需求。今天想要和大家讨论的问题是,不管美元处在任何一个市场周期,其实都有配置的价值,也就是说,美元类资产将成为全球投资者的标配之一。


美元涨的基本逻辑是明确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让我们来看看美国经济的基本面,也就是美国经济为什么在全球经济低迷的环境中率先于其他国家复苏。可以从几个主要的原因来分析一下。首先,根据近期的数据,美国居民个人消费支出处于趋势回升中,消费支出的回升将是美国经济继续回升的主要动力。而支撑美国高消费率的主要原因即是美元的货币霸权地位。回顾过往的历史, 1980s开始,美国出现“去工业化”迹象,制造业陆续转移到劳动力资源充裕的发展中国家生产,并以进口的方式将产成品运回国内。与此同时,发展中国家为解决经济增长问题,纷纷推行出口导向战略。在以美元为中心的“新布雷顿森林体系”中,大部分国际贸易、借贷采用美元结算,发展中国家不得不通过持有美元储备来抵消外部环境的不稳定。于是,美国获得“价廉物美”的商品,积累高额贸易逆差;发展中国家获得高速增加的GDP,积累庞大的美元储备。持续不断的美元需求对美元币值构成支撑,刺激美国国内消费;境外美元通过资本市场回流美国,一方面推高美国资产价格带来财富效应,另一方面压低美国国内利率水平,通过结构化的金融产品为美国居民部门加杠杆提供便利。

其次,随着2008年美国宽松货币政策,美元开始贬值周期。传统制造业回流,提升国内生产与出口,就业与消费。以机器人代替传统劳动力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将引领美国经济进入新一轮增长。

另外,从人口结构的角度来看,美国消费力持续旺盛,与日本不同。美国的人口数量一直保持正增长,2014年人口自然增长为0.77%,并没有出现过日本2004年后的人口负增长现象。这一点,甚至比处于老龄化社会趋势中的中国还要有韧性。

大家知道了美元有相对更强的基本面支持,那美元的稳定性如何呢?基于美国的经济基本面,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美元的国际支付功能,这同时也决定了美元币值相对于其他货币来说,在未来一段时间是相对较为稳定的。同时在经济衰退期中,“避险”情绪导致了美元指数的走强使美元被动升。所以简单说,目前的情势,一方面是由于人民币走弱造成的,但更大程度上,是因为美元走强导致的。例如,2008年底,美联储将联邦基金目标利率下调为0-0.25,美国利率的下调并没有导致美元指数下跌,反而走强。这是因为次贷危机后,世界主要经济体均陷入萧条,“避险”情绪的上升导致了美元指数的走强。同样,当前除美国之外的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速普遍下滑,货币纷纷出现贬值潮。日本和欧洲量化宽松政策持续推进,且尚无结束迹象,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加息将会导致资本外流,美元走强的概率很高,应该说美元在这种状况下升值是被动的。


美国拥有美元这一“武器”,有利于自身经济调整,却产生较大外部效应。

通常作为拥有货币保全地位的美国,会通过三条途径影响其他市场,甚至导致全球其他地区的危机:汇率、利率、大宗商品价格,这也是美元先于其他国家经济复苏的主要原因。

汇率途径:全球大部分国家主要盯住美元,美元宽松时,向全球提供流动性,各国因本币升值压力,被迫宽松,导致泡沫产生;美元紧缩时,从全球回收流动性,各国又因贬值压力被迫紧缩,若经济本身有问题,货币攻击、外储流失、泡沫破裂,危机很有可能爆发。

利率途径:美国降息放水时,水会流向全球寻求高息资产,相当于为全球提供流动性。体量之大足以浇灌各国,导致各国资产泡沫和外债膨胀。当美国加息收水时,水会流回美国,导致全球紧缩,挤压资产泡沫。而各国同时面临本币贬值、美元升值、全球利率上升的局面,外债风险提升。

大宗商品途径:美国货币政策紧缩时,美元指数会走强,大宗商品会走弱,而巴西、阿根廷、南非等新兴经济体是大宗商品的重要生产国,会遭受较大的冲击。

美元周期对历史上多次危机都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如拉美债务危机,20世纪70年代第一次石油危机过后,美联储开始不断降低利率水平,增加的流动性外溢到其他发展中国家。另一方面,石油危机导致油价大涨,石油是以美元计价,石油输出国获得大量的美元,他们将美元存入欧洲的银行中,欧洲银行再将美元借给拉美等发展中国家。1978年第二次石油危机,美加息,导致美元指数走强,大宗商品价格下跌,拉美国家偿债能力下降,资本从拉美国家流出,利率水平提高,拉美再融资困难。

但是,有一个问题大家必须明白:虽然美国现在进入加息周期,但美元加息不等于美元升值,不要因为美国近期的加息预期,就盲目相信美元未来有很大的升值空间,来进行外汇投机。投资者配置美元资产,是因为能够通过跨区域的资产配置,获取优质资产,来规避单一市场的系统性风险,对冲汇率风险,并获取相对稳健的投资收益。1980年以来美国有过5次加息周期,分别是70年代初,70年代末80年代初,80年代末,90年代中后期,2004-2006年。可以看到,这5次加息周期中,只有两次导致美元明显升值,另三次加息周期中,美元反而出现贬值。所以,不能以美元加息作为美元升值的唯一条件,而因看到加息背后的条件,即GDP增速稳步增长、消费者信心指数的复苏、价格水平稳定在2%,失业率稳步下降,美元加息短期内对资本市场是会有负面影响的。


All in all,配置美元的核心意义不是外汇投机,是优化客户的资产配置。

美国是一个相对成熟的金融投资市场,通过优秀的投资机构能够帮助投资者获取更多的优质资产,来获取更稳健的长期投资收益。比如,就长期业绩而言,美国股市表现相对于中国股市来说更趋稳健。虽然标普500 指数也存在涨跌,但总体趋势向上,近年来的波动率也一直维持在15% 以下。与之相对的,中国股市自2006年以来分别经历了两次大牛市,但随后都出现了大幅下跌,很多投资者在牛市中获利,但都因未果断止盈,而导致更大的亏损,可谓得不偿失,使得股票投资者经历了极其煎熬的7 年。也使得近期的股市由于场外资金输血有限,场内资金外流导致表现不佳。而美国股市更具投资性,对中国广大投资者来说是有益补充。在中国股市过热时入场、崩盘时离场,投资者所获收益远低于市场平均水平,而个人投资者经常会出现这种极端冲动行为。因此,选择进军美国等更具长期投资属性的股票市场,进行全球多元化,对中国投资者来说是有益的。


安之若素

China FA Lab Researcher  安之若素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管理硕士研究生;现任职财富管理机构培训总监,具有丰富的金融行业培训管理及投资市场研究经验,曾为多家大型内外资银行提供金融投资专业培训;CFP和美国寿险管理师资格。

研究领域:资产配置实践,理财规划;财富管理机构的培训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