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7日,《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银发〔2018〕106号,以下简称“资管新规”,后台回复“资管新规”可获得查看更多顾问云独家解读文章)正式稿出台,从2017年11月征求意见稿发布之后,靴子终于落地。

资管新规对我们现有的资管业务或日常经营行为究竟会产生什么影响?或会给我们日后的业务带来什么变化呢?让我们一起从一些小问题来领会资管新规的核心要点吧。

资管新规管辖范围主要是金融机构的资管业务,作为非金融机构的财富管理公司,只要没有直接或间接从事资管新规规定的相关资管业务,则不受该资管新规的管辖。

该资管新规将资管业务作为特许经营的金融业务,如果财富管理公司要从事资管业务,就必须被纳入金融监管,未经金融监管部门许可,就不得从事资管产品的发行和销售或代理销售业务。

但是,该资管新规并没有禁止财富管理公司在其经营范围之内为从事资管业务的相关金融机构及其投资者客户提供除资管产品发行和销售以外的其他事务性支持或管理服务。

不管。

有关私募投资基金的发行与销售等业务,适用《证券投资基金法》、《合伙企业法》等专门的法律、法规的规定,以及适用相关行政规章和自律性管理规则的规定,只有这些专门的法律法规没有明确规定的,才适用该资管新规的规定。

值得提醒大家注意的是,国务院在2017年8月30日就已经公布了《私募投资基金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后台回复“私募管理暂行条例”可获得文件全文),该条例一旦正式出台,就是对私募投资基金的专门法律规定。此外,国家也会另行出台相应的专门法律法规规范创业投资基金、政府出资产业投资基金,请大家关注其立法动态。

满足以下任一情况,可以在其现金在50万元以上,但不足100万元时为其提供配置相关资管产品的投资建议:

1. 该客户是具有2年以上投资经历的自然人,而且其家庭金融净资产不低于300万元,或者其家庭金融资产不低于500万元,或者其近3年的年均收入不低于40万元的合格投资者;

2. 该客户是法人单位,而且其最近1年末净资产不低于1000万元的合格投资者。

这是因为,资管新规规定合格投资者投资于单只固定收益类产品的金额不低于30万元,投资于单只混合类产品的金额不低于40万元,该客户可用于投资的资金能够满足此规定要求。

但是,我们不能为其提供配置投资权益类或商品及金融衍生品类资管产品的投资建议,理由是资管新规规定合格投资者投资于单只权益类产品、单只商品及金融衍生品类产品的金额不低于100万元,而该客户可用于投资的资金没有满足此规定要求。

如果该客户没有满足前述有关资管产品合格投资者的标准要求,即使其有可用于投资的资金在50-100万元之间,也不能为其提供配置资管产品的投资建议;该客户的可投资金不足100万元,也不符合“投资于单只私募基金的金额不低于100万元”的私募基金合格投资者的标准要求。

因此,我们也不能为其提供配置私募基金产品的投资建议,而只能建议其投资那些没有合格投资者标准和限制规定要求的其他产品。

分情况。

资管新规规定,资管产品分为公募资管产品和私募资管产品。公募资管产品主要投资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以及上市交易的股票,除法律法规和金融管理部门另有规定外,不得投资未上市企业股权。因此,一般情况下,公募资管产品不得投资非上市公司股权。

私募资管产品的投资范围可由资管合同约定,只要资管合同约定的投资范围包括非上市公司股权的,就可以投资非上市公司股权。

此外,私募资管产品合同还可以约定投资于债权类资产、上市或挂牌交易的股票、非上市企业的债权转股权和受(收)益权以及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资产,但须严格遵守投资者适当性管理要求。国家鼓励以私募资管产品支持市场化、法治化的债转股。

可以。

资管新规规定,公募资管产品的管理人应当委托金融机构对公募资管产品资金进行投资,私募资管产品的管理人可以委托私募基金管理人对私募资管产品资金进行投资。

由此可见,公募资管产品的管理人不得委托私募基金管理人对私募资管产品资金进行投资,而私募资管产品的管理人既可以委托金融机构也可以委托私募基金管理人对私募资管产品资金进行投资。不过,受托机构应当切实履行主动管理职责,不得进行转委托,不得再投资公募证券投资基金以外的其他资产管理产品。

资管产品可以再投资一层资管产品,但所投资的资管产品就不得再投资除公募证券投资基金以外的其他资管产品,以避免交易结构的多次嵌套。

符合条件即可。

只要该金融机构专为该项目投资而发行的多只私募资管产品所募集280亿元的投资者总人数不超过200人就可以。如果投资者人数合计超过200人或投资总金额超过300亿元就不行。这是因为,资管新规明文规定:金融机构不得通过为单一融资项目设立多只资管产品而变相突破200人投资者人数的限制,以及规定多只资管产品投资同一资产的资金总规模合计不得超过300亿元。


▎案例一

我的某客户公司有一个实体经济项目需要融资1000亿元,某金融机构拟为该项目的融资及其拟发行私募资管产品对该项目的投资方案核心内容是:分期发行私募资管产品,每期资管产品为三年期,而且每期募集资金的投资者人数都不超过200人,每期投资该项目的总金额也不超过300亿元;因该项目的总体投资运行周期长,资管产品的三年期限届满后,该项目不可能有资金回笼清退该期资管产品投资者的投资本金和收益,就安排用后一期新资管产品募集的资金来清退前期资管产品投资者的投资本金和投资收益,如此重复,直至该项目投资人的投资款最终全部获得清退为止。该项目的融资和投资方案是否存在合规风险?

该项目的融资和投资方案存在巨大合规风险,主要表现在:

1. 该方案通过分期滚动发行私募资管产品,集合运作募集资金,并以募新还旧,涉嫌违反了资管新规第十五条中有关禁止“资金池”运作的规定;

2. 该方案中每期资管产品的投资者人数没有超过200人,每期投资总金额没有超过300亿元的限制性规定,但是,其拟投资于该单一项目的多期多只资管产品累计的投资者总人数超过了200人的限制性监管规定,多期多只资管产品累计的投资总金额也超过了300亿元的限制性监管规定,涉嫌违反资管新规第十五条中有关“变相突破投资人数限制或者其他监管要求”的禁止性规定。

此外,该方案中以滚动发行、募新还旧的集合运作资管产品,还涉嫌违反资管新规第十九条中有关“刚性兑付”的禁止性规定。


▎案例二

某商业银行与某信托公司合作,该银行将其500亿元的不良信贷资产通过某券商设立资产证券化后,在某金融交易所折价挂牌交易,由该信托公司发行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并以募集的信托资金到该金融交易所摘牌购买该银行的不良信贷资产。该信托公司以发行的资管产品购买该银行的信贷资产的此行为是否违反资管新规的规定?

没有。

该信托公司的前述行为没有违反资管新规的规定。这是因为,资管新规第十一条中只规定“金融机构不得将资产管理产品资金直接投资于商业银行信贷资产”,没有禁止金融机构将资管产品资金间接投资于商业银行的信贷资产。

前述信托公司的资管产品资金没有直接投资购买该商业银行的信贷资产,而是通过购买金融交易所挂牌交易的资产证券化产品,间接购买了该商业银行的信贷资产,没有违反资管新规的禁止性规定。

除前述相关问题提到的“资管新规”要点外,资管新规还对资管业务的原则、监管机构的监管原则、资管产品管理人的职责、资管业务的相关信息披露、资管产品的发行、销售及其资金的投资限制和禁止等等作出了相应的规定和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