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雷隐隐处惊蛰

2018年10月25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搭乘政府专机从日本羽田机场出发,开始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此访是日本首相时隔7年正式访华。第2天,经国务院批准,中国人民银行与日本银行签署了中日双边本币互换协议,旨在维护两国金融稳定,支持双边经济和金融活动发展,协议规模为2000亿元人民币/34000亿日元,协议有效期三年,经双方同意可以展期,这是中日两国时隔五年重启货币互换。

2018年,恰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40周年,跟中国改革开放同步。其间日本作为中国最大的援助国,提供了中国外来援助中60%以上的份额,40年来,中日关系历经起落,距离上一轮双方关系低谷的2012年,已经过去了6年。在《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四十周年之际,中日重启久已封冻的高层互访意义重大,中日经济的互补性非常强,尤其是中美贸易战之时。

中国在高科技领域需要继续借力老牌发达国家,才能最终完成产业升级。中日之间存在巨大的并购和资本运作潜力,而作为互访成果,中日这次300亿美元的货币互换,相当于中日贸易额的1/10,中国全球货币互换额的1/3。全球经济的老二、老三开始直接支付,不再用老大的美元做中介,这是中日对本国金融安全的一项表态。由于日本和美国也有不限量的货币互换协议,所以中日这次的规模比较起来还不算大,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目前,日本是中国的第三大外资来源,中国则是日本第二大对外投资对象。今年1-8月,中日经贸总额达到了2141亿美金,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1.2%;同时,日本在中国新设企业数量较去年增长了40%多,而在今年中国汽车销量连续四个月下滑之后,唯一逆势上涨的,仅有日系车,来自市场的信号进一步验证了中日紧密的经济互补性。

中日关系暖风频吹,重回正轨,双方不仅在经贸领域内达成了多项协议,并在安全等领域取得了进展,我们需要在世界政治经济的大背景下才能更好地解读这种微妙的变化。


▎大小三国演义

世界范围内的3大经济体,欧盟GDP已经超越美国,内部用欧元结算。中日韩自贸区GDP总和与美国不相上下,假设也用亚元结算,美元的世界央行地位将崩溃,这是山姆大叔不能答应的。

东北亚的中日韩3个国家,市场容量、经济规模、制造能力,在世界上都是领先的,而且文化体系相近,如果三国建成自贸区,并且双边贸易用本币结算,三国就可以摆脱被美国一次一次剪羊毛的命运。但是从2002年中日韩三国领导人提出倡议再到2012年5月13日启动谈判以来,已经进行了14轮正式谈判,其间阻力重重、成效甚微,美国背后作梗的因素若隐若现。

与此同时,中日货币互换的进展也是一波三折,中日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始自2002年3月,是为了应对1990年末亚洲金融危机而签署的多边货币互换协议,即清迈倡议的一部分。但因为种种原因,协议于2013年失效,此后中日双方也一直没有复效。失效前两国货币互换的融通上限约3300亿日元,直到本次中日货币互换协议达成,规模一次性增加到之前的10倍之多,这成为了“新三国演义”的一个积极信号。



▎什么是货币互换?

货币互换是指两笔金额相同、期限相同、计算利率方法相同,而货币不同的债务资金之间的调换,同时也进行不同利息额的货币调换。说得简单点,就是两个国家交换各自国家的货币,等到期满后,再各自返还。货币互换期限一般1年以上,最长甚至可达到10年以上。跨国交易中除了货币互换外,还有利率互换、平行贷款、背对背贷款等形式,但后两者目前已经比较少用了。

货币互换的本质是一笔双向的货币质押贷款,就像春秋战国时候,讲和的双方国家把王子派到对方国家当“质子”一样。在当前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日方继续与中国互换货币,其实是愿意用日本政府的信用,为中国经济发展前景做背书。虽然签署的互换额度接下来不一定用得上,但此举无疑有点雪中送炭的味道。

这个金融工具除了作为信用背书的用法,中日之间进行贸易结算时,中国可以直接使用日元,日本可以直接使用人民币,不必再利用美元作为贸易的中介货币,减少美元的使用,可以防止美元进进出出的剪羊毛。

在美国强势充当世界央行的今天,中日双方发现能够以物易物其实也挺好,结算直接用本币,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如果中日是一对恋人,中间不需要第三者。

实际上货币互换是世界主要经济体常用的金融工具,2013年,美联储、欧洲央行、英国央行、日本央行、加拿大央行和瑞士央行这六大央行把临时双边流动性互换协议,转换成长期货币互换协议,在协议里,美联储事实上成为欧、日、英、加、瑞央行的最后贷款人,我们可以看到,无论美元如何回流,新兴国家如何爆仓,六大经济体的汇率也稳如磐石。

当然,中国也正在货币互换上积极布局,从央行发布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来看,目前我们已经跟30多个国家、地区的央行签订互换协议,总额度超过3万亿。其中包括中国香港、韩国、欧洲中央银行、日本、英国和瑞士以及外蒙古、阿根廷、俄罗斯和埃及。


▎货币互换都是好事吗?

然而并不是这样,中国曾经为濒危的阿根廷政府互换货币数百亿人民币,阿根廷拿到人民币后,就“准确”地在人民币被国际资本做空时抛售。中国与弱势经济体签订双边货币互换协议,如果双边缺乏实际贸易结算与投资的需求,这将会打开金融风险传染的潘多拉盒子。

目前,中国的资本账户管制坚如磐石,截至2018年7月末,中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1179亿美元,跨境资金流动形势总体稳定,保持净流入。但是,在此情况下,为何近期人民币汇率有如此大幅度的贬值?

中国已经与境外国家或地区签有3万亿元人民币的本币互换协议,近日阿根廷央行与中国的货币互换规模又扩大一倍,达到1300亿元人民币,这些流落在外的巨额资金可能是原因之一。

中国同新兴国家的货币互换时,对手方有很强的意愿将互换得来的人民币资产转换成美元,假定美元资产的收益率为2%,在货币互换到期时,美元兑人民币升值10%,则可以获得收益率为12%。这种操作在国际金融业务里叫做“三角套汇”。到最后,该国只要拿出最初数量人民币归还给中国央行就可以了,剩余的就是可观的利润。


▎未来的展望

日元有望在2019年经历一次升值,11月12日美元/日元在114.12附近,这可能是美元/日元的技术阻力位。明年汇市的C位,可能被日元占据。“雨催惊蛰候,风作勒花开”,中国应该以此次中日货币互换为契机开展与发达经济体之间常规化货币互换的尝试。

中日之间,“政冷经热”已经多年,仅仅从货币互换等一两个金融工具的角度达成合作是治标不治本的,中日关系改善的症结,表面看在经济、贸易、政治,其实根源在文化。

回顾世界历史,凡文艺复兴皆需继绝学于原典,西方有阿拉伯人收藏希腊、罗马经典,越中世纪千年黑暗而重光。东方有日本孤悬海外,修大正藏、存群书治要、撰皇汉医学,综罗中华典籍亦千余年,日本实为中华文化海外的一个飞地。辛亥革命肇始者中山先生也说过:“明治维新是中国革命之第一步”,诚非虚言。

我们看到,中日韩三国在文化上都有深厚的协作基础,若能在此基础之上铸就东北亚一体化和平发展之基石,是我们所馨香祷祝的愿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