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居民财富的现状

改革开放至今已经40年,期间中国经济经历了飞速发展,GDP长时间处于两位数的增长,中国居民的财富也随着整体经济的腾飞而得到快速的积累。目前中国经济已经走过了最高速增长的时期步入“新常态”,但居民财富的积累相较于经济增长具有一定的滞后性,中国居民财富仍处于快速增长的状态。

640.jpg

贝恩公司和招商银行联合发布的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底的可投资资产总体规模约为188万亿人民币,2014-2016年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1%。

就富裕人群来说,中国高净值客户的数量和增长速度也非常可观。据波士顿咨询和兴业银行发布的《中国私人银行2016》报告显示:预计到2020年底,高净值家庭数量将从2015年的207万户增长到388万户,保持13%的年均增速。

随着财富增长,中国居民的理财意识显著增强,投资理财和财富管理的市场需求与日俱增;另一方面,2012年开始,一系列法律法规的颁布打破了银行的竞争壁垒,公募、私募、券商、保险、信托以及通过技术手段为资管行业“卖水”的创新企业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窗口期,投资理财和财富管理的“供给侧”也进入发展快车道。

2012年发布的一系列资产管理新规不完全列举:

2012年8月,证监会发文,鼓励证券公司开展资产托管、结算、代理等业务,突破长期以来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综合托管业务由商业银行垄断的局面;

2012年9月,证监会修订颁布《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试点办法》,首次允许基金公司进入股权投资领域;

同年10月,证监会发布细则,对券商资管业务松绑,券商资管业务从0到1开始发展起来,同时允许券商直投基金参与股权相关的债权投资;

2012年12月,《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经人大表决通过,“阳光私募”获得合法地位,大批明星基金经理从公募出走,创建自己的私募基金,推动私募行业规模迅速扩大;

……

▎大资管行业的分工细化 财富管理的发展机遇

上世纪90年代,中国形成了分业监管、垂直监管的金融格局,随着2012年下半年的监管松绑,金融业进入混业经营的「大资管时代」。

从产业链的角度来说,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属于不同的环节。资产管理追求投资收益的最优解,核心是资产的保值增值;而财富管理侧重投资顾问咨询,核心是为投资者提供综合性的咨询服务,更重要的是满足个人投资者在收益率背后的人生需求。

截止2017年,中国资产管理格局中银行、信托和基金占据了市场的大部分份额。各类资产管理的主体拥有其自身的资金渠道,一部分是直营渠道,如银行体系的理财顾问;另一部分是代理渠道,如保险就拥有规模庞大的代理人群体。据保监会最新披露数据显示:截止到2017年年底,中国保险代理人规模达到806.94万人。资产管理+产品销售的“前店后厂”模式是目前大部分资产管理机构的现状。

4.jpg

分业经营+前店后厂的业态,对个人投资者的财富管理能力提出了越来越多的挑战。随着投资理财渠道的不断扩宽和金融产品丰富程度的不断提高,投资者面对金融市场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也变得更加严重。个人投资者难以凭借一己之力紧跟全市场的动态,对自身的需求剖析往往也是不专业的,更别说根据自身需求设计合适、匹配的资产配置方案。因此,客观、中立的第三方财富管理咨询服务需求越来越显著。

拆解财富管理的业务模式来看,财富管理本质上是以投资者为核心,围绕投资者的投资理财需求、投资衍生需求展开的咨询服务。

财富管理的业务范围可以分为两方面:资产管理业务和事务管理业务。前者是理财顾问基于投资者的需求以“买手”的角色,为投资者进行全品类的资产配置;后者是指与投资者资产配置相关以及消费相关的衍生服务,如高净值客户的税务筹划、跨国身份规划等需求。

5.jpg

当前中国的独立三方财富管理市场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无论是从业者数量还是从理财产品零售的市场份额来说,其市场占有率都非常有限。

从行业交易结构来说,当前中国的“财富管理”从业者面向上游收费,更像是资产端的分销机构而非投资者的咨询顾问。

随着投资者自身认知水平的提升、对咨询服务价值的认可,中国的财富管理业务正在经历从产品销售导向到咨询服务导向的转变。从成熟资本市场的发展格局来看,独立三方是财富管理行业中的中坚力量。据统计,2015年美国独立渠道的投资顾问在整体投资顾问从业者中占比达到42%。

高端财富管理也有区域化、本地化的特征。据《2017胡润财富报告》的数据显示,中国有近七成(67%)的高净值客户分布在非一线城市,人际服务的地域分布和客群的地域分布必然是重合的,这也意味着中国高端财富管理的大部分市场是在广袤的非一线城市。

此外,财富管理行业本质上是投资理财+咨询服务行业,以人(理财顾问)为生产工具,以团队为作战单位。当个体经验和行业资源积累到一定程度时,往往有“自立门户”的倾向,因此容易出现“细胞裂变式”的发展。这也是为什么近年来二三四线城市出现越来越多小而强的财富管理机构。


▎TAMP在中国

财富管理行业中中长尾部小而强的机构往往存在三大痛点:

首先是成本高、效率低,包括获客成本、技术成本以及运营成本,普遍缺乏强大的中后台职能端能力;

其次是分销能力强,但资管能力弱,产品单一且供应不足。不仅对上游议价能力弱,本身也缺乏牌照资质;

第三,在大资管行业监管细则越来越明确的背景下,操作风险相应提高,对从业者专业能力、应对能力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面对行业普遍存在的这三大痛点,美国已有成熟的解决方案。以LPL Financial为代表企业的TAMP模式,全称为全托资产管理服务平台(Turnkey Asset Management Platform)。

财富管理机构进驻TAMP平台就像拿到一把钥匙,用钥匙把门打开之后,通过服务系统,可以获得产品研究、基金经理的尽职调查、投资组合建议等等服务。所有中后台服务在平台内均可一键获取,由TAMP服务商处理。财富管理机构可以专注地打造自身服务终端客户的长板,着力资产配置分析、新客户获取等。

美国市场上已有TAMP模式的上市企业,如纳斯达克上市的LPL Financial,当前市值超过60亿美元。

据LPL Financial发布的2018年一季度财报显示:目前LPL Financial已经为超过1.6万理财顾问账户提供服务,经纪和咨询服务的资产规模同比增长22%至6480亿美元,较上一季度增长5%。此外还有数家市值过百亿美元的TAMP模式公司如SS&C Technologies Holdings, Inc.,SEI Investments Co.等。

TAMP模式到目前为止已经经历了两个阶段:1.0版本的TAMP模式中的“P”代表的是Program,早期的TAMP是Turnkey Asset Management Program,是指将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行业中流程化、程序化的业务以及最佳实践模式固化为业务程式,让财富管理从业者和机构在一定框架内快速走上正轨。这种程式的一般表现形式是信息系统。

随着技术服务程式服务商对财富管理业务理解更加深入,加上中小财富管理机构需求的反向推动,TAMP模式逐渐升级到2.0版本,即Turnkey Asset Management Platform。

在2.0版本的TAMP模式中,平台为财富管理机构提供的服务不再局限于业务系统,其服务范围涵盖了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行业的大部分中后台服务,包括资管产品、资讯服务、数据服务、学习地图、客户关系维护等,是基于技术平台提供的从资讯到产品的一揽子服务。

同样以LPL Financial为例。LPL Financial为保险公司、金融机构、综合财富管理机构以及个人独立理财顾问四大类渠道的专业人士提供技术、清算、投资研究、托管等服务,覆盖终端用户超过460万客户。

2016年10月,华泰证券完成对美国金融科技公司、全托资产管理平台AssetMark的收购。据华泰证券发布的2017年企业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AssetMark平台管理的资产总规模(AUM)达到424亿美元,较2016年底增长约31%;平台总计服务超过7100名独立投资顾问、196000个终端账户。这是TAMP模式第一次被引入中国金融行业。

不过,与欧美金融市场相比,中国的金融市场有明显的国家特色。 

举个例子,美国市场的监管颗粒度细致到以个体为单位,SEC(美国证监会)认可获得执业资质的专业人士提供投资顾问服务。但中国的金融监管体系以机构为监管单位。NewBanker基于对中国财富管理市场的分析和理解,对TAMP模式进行了本地化的调整,面向B端客户提供财富管理业务所需的中后台服务。

2017年以来,大资管行业进入严监管的时期,原本无章可循的金融创新灰色地带也有了更加明确的行业规则。野蛮生长的时代过去,行业洗牌后留下合规选手。在统一的规则、清晰的环境下,中国财富管理行业通往成熟有效的金融市场也更加可期。